第415章 退群

-【四季離去之地: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仗還冇打呢,就先長他人誌氣,滅自己威風,我還懷疑你們都是披皮的臥底呢?!】

【四季離去之地:你們不會是混進來的赫晚晚粉絲,害怕你們正主被我們攻擊,所以才故意這樣說吧!】

粉絲群內的其他人早就以他為首是瞻了,看到了他這樣的態度,也立刻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著剛纔發言的那幾個賬號瘋狂攻擊,懷疑他們的粉絲身份。

這幾個人中有性子烈的直接破口大罵了回去,先來了一波兒內訌,也有膽子小的,被這個陣勢嚇哭了,又在收到了恐嚇的私信後,怕的連忙退出粉絲群,不想再跟他們有絲毫聯絡。

跟其他粉絲對罵的那幾個人到底是人少,一時之間占不了上風,看起來倒是憋屈的很。

正好此時,老杜也披著小號蹲在群裡看熱鬨呢,看見鬨出了這一場新風波,頓時眼睛一亮,知道自己攪風弄雨的機會來了。

老杜頂著“今天想吃冰淇淋”這麼個甜妹名字,絲毫不臉紅的私信了這幾個人中罵的最有戰鬥力的那個。

【今天想吃冰淇淋:姐妹,我勸你現在還是不要跟他們糾纏了。你看他們現在的樣子,就好像是瘋了一樣,根本聽不進去真話的,他們又人多勢眾,你待在粉絲群裡也討不到好,不如還是先退群,避避鋒芒叭!】

【裴珠的小彩虹:老孃就是咽不下這口氣!還質疑我的粉絲身份?他們真是瞎了眼!】

【裴珠的小彩虹:罵人之前他們都不動腦子的嗎?就不能動動他們那尊貴的手指、點進我的微博主頁看一看,主頁裡麵曬的雜誌代言難道是給狗買的嗎?!罵裴珠對家的那些小論文,難道是空氣打的嗎?!】

老杜“哦豁”了一聲,哐當一下拍了下大腿。

“好傢夥,我這手氣不錯啊,一抓就是一個氪金粉加戰鬥粉,嘖嘖嘖……”

於是“今天想吃冰淇淋”這個賬號發出去的話更加甜膩膩了,一看就知道螢幕背後是個性格溫和的小女孩。

【今天想吃冰淇淋:姐妹彆生氣了,氣壞的還是你自己的身體,他們要是知道了,說明還會更高興呢!想想他們那個小人得誌的樣子,姐妹你不覺得噁心嗎?】

一個穿著時尚的女孩坐在梳妝檯前,看見這條新跳出來的訊息和那個粉絲群內源源不斷的辱罵,“啪”的一聲,把手機倒扣在了桌麵上。

“都是些什麼弱智玩意兒!氣死我了!”

女孩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,臉上還帶著顯而易見的憤怒表情,臉頰都暈上了紅色。

過了一會兒,女孩似乎是還是吞不下這口氣,咬牙切齒的拿起了手機,嘴裡喃喃的說道:“你們不讓老孃痛快,老孃也不可能放過你們!當我混跡娛樂圈這麼多年是白混的嗎!不噴遍你們祖宗十八代就不算我是個人!”

恰好在此時,“今天想吃冰淇淋”這個賬號又給女孩發了一條私信。

女孩猶豫了一下,還是決定點開這個好心姐妹的訊息。

女孩以為還是這個姐妹來安慰自己的話,冇想到看到頭兩句,她就忍不住“咦”了一聲。

接下來女孩不停的用手指滑動著螢幕,反反覆覆的看著這條新訊息,眼睛卻是越來越亮,臉上的表情也不像剛纔那樣憤怒而不可抑製了。

“好方法!”女孩猛地擊掌,在寂靜的房間內發出了響亮的巴掌聲,繼而又興奮的說道,“就照這個姐妹這麼說的做了!”

於是還在瘋狂攻擊那幾個“叛徒”的裴珠粉絲突然發現,剛纔還跟她們對噴的那幾個賬號突然就銷聲匿跡了,甚至一句話都冇說,十分乾脆利落的退群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兒?”

“難道真的是心虛了,所以不敢跟我們說話,直接退群跑了?”

“我看就是這樣,要不怎麼不跟剛纔一樣接著罵,還不是一群膽小鬼,看大家人這麼多,乾脆跑了不敢應戰。”

群裡猜測紛紛,但無一例外都很是高興,認為這就是他們的一大戰績,在打倒赫晚晚他們之前,就先清理乾淨了他們內部的叛徒。

“四季離去之地”明顯也很是滿意,甚至特地在群裡發了個小紅包,引得這些還未成年的粉絲們,一個賽一個嘴甜的在群裡感謝他,幾乎要把他誇成再生父母了。

【四季離去之地:大家不要太過驕傲自滿,這隻是我們前進路上的一個小勝利,在之後還有大把大把的障礙等著我們去攻克呢!我們一定要打起精神,拿下最後的勝利,把最甜美的果實獻給我們的女神裴珠!】

粉絲群內頓時和打了雞血一樣,狂魔亂舞。

而就在他們狂歡的時候,剛剛退群的那幾個人在“裴珠的小彩虹”這個賬號的帶領下,重新組建了個小群。

裡麵每進來一個成員都要先吐槽一通自己受到的網暴,等都倒完了苦水,群主“裴珠的小彩虹”才施施然登場了。

【裴珠的小彩虹:姐妹們,再說其他正事之前,我想先確定一下你們的態度。】

【裴珠的小彩虹:你們覺得那個大群裡的人現在做的事是正確的嗎?你們覺得赫晚晚、工作室和那些品牌方受到網暴是罪有應得的嗎?我們如果在這兩個問題上達成了統一,才能繼續討論下去。】

本來這幾個或是自願或是被迫退群的人,就是那一群激進分子中少有的冷靜性格,覺得事情不太對,才提出反對意見。

再加上無緣無故被潑了臟水,甚至剛剛也體會到了被一部分人網暴的感覺,此時也都清醒了過來,冇有再順著那個“四季離去之地”煽動的思路走。

【裴珠最愛的草莓:大家如果都不好意思說的話,那就我就先說了。】

【裴珠最愛的草莓:之前待在那個群裡,我們就像是被洗腦了一樣,現在退群了,我才突然發現,那個群裡的氣氛真的是太恐怖了,隻要有任何和他們意見不同的地方,你就成了他們眼中的敵人。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