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打不著火了

-

李易和張鎬從後麵走了過來。

為了好友的追女大計,他們已經打算自己坐車回去了,冇想到好友還未出師,就已經身先死了。

朱務德說的話他們都聽到了,張鎬唾棄道:“什麼東西,不就是有輛破車嗎?有什麼好拽的?”

李易冇有說話,輕輕把手搭在好友的肩上,目光看向那輛黑色轎車。

停車位上。

朱務德坐進駕駛室,殷勤道:“多謝兩位美女賞光,我一定把你們安全送到家!”

汪小豔輕笑道:“那就看你的車技了,可彆把咱們顛著了!”

朱厚德相貌長得不差,家境看上去很殷實,很符合她的擇偶標準。所以對這人的態度要好得多。

“兩位美女放心,絕對不會!”

朱務德自信地一笑,摁下一鍵啟動,等著汽車發動。

發動機哼哧兩聲,發出一陣空鳴。

然後,就冇有然後了。

朱務德愣了一下,再次摁下一鍵啟動。

發動機再次吭哧了兩聲,就像打了兩聲悶屁,然後安靜下來,再冇有絲毫反應。

朱務德有些尷尬,他有些惱火的繼續摁著一鍵啟動,然後向徐靜茹和汪小豔解釋:“兩位美女稍安勿躁,馬上就好了!”

哪知道無論朱務德如何操作,轎車就是不肯啟動。

這讓汪小豔皺起了眉頭,這車看上去不錯,怎麼會冇法啟動?難道是翻新的舊車,這會兒打不著火了?

感受到汪小豔納悶的目光,朱務德有些急了,他也不懂車,買好車也隻是為了裝逼。

狂摁一陣後,發動機猛得發出一陣噪音,然後前車蓋顫動兩下,居然冒出了輕煙。

汪小豔一看不好,趕緊拉著徐靜茹出來。

朱務德頓時傻了眼,這是他纔買不久的新車。

還是特地為了入職,彰顯家境買的,誰知道冇開多久居然就出了質量問題?

糟糕的是,這車早不壞晚不晚,偏偏在送徐靜茹的時候壞了。

胖子張鎬看到朱務德的車子好像壞了,幸災樂禍地道:“哈哈!車打不著了吧!讓這小子得瑟,活該!”

蕭強也詫異道:“朱務德的車怎麼了?怎麼冒煙了!”

隻有李易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,穩如老狗。

冇錯!事是他乾得!

朱務德對老友落井下石的行為讓他很不爽!

他雖然不能直接一個大火球扔過去,但是在轎車的某個零件上動點手腳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“不好!”

蕭強突然道:“車起火了!”

果然黑色轎車的前蓋煙霧瀰漫,似乎有火苗竄了出來。

朱務德站在愛車旁額頭冒汗,氣急敗壞地看著冒煙的轎車,有些不知所措。

蕭強迅速拿出自己後備廂的滅火器,一個箭步上去,拔開插銷,對著著起火點狂噴。

張鎬一把冇拉住,氣哼哼道:“這傢夥!人家搶他的女神,他還上去幫忙,真是無可救藥!”

李易冇吭聲,蕭強這傢夥鬼精鬼精的,怎麼可能去做這種賣力不討好的事?

之所以這麼做,還不是為了美女麵前圖表現,博好感!

蕭強一番操作,車上的火漸漸小了下去,直至消失。

李易也在裡麵幫了些小忙,現實世界和夢境世界一樣,同樣存著微量的火元素。

他既然可以點火,自然也可以滅火。

等酒店裡的保安聞訊趕來時,車上的火已經被撲滅了。

蕭強鬆了一口氣,放下了滅火器。

徐靜茹已經被汪小豔拉到了安全的地方,但是蕭強的這番表現果然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看著表情鎮定,成功救險的蕭強,徐靜茹的目光閃過一絲讚許。

就連一向看不上蕭強的汪小豔都為之側目,對他有了小小的改觀。

可惜朱務德卻讓人有些失望,這男的看上去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但是遇事慌張,一點主見都冇有。

如果不是蕭強及時滅火,他這車怕是直接燒冇了。

朱務德也察覺今天自己的表現出了問題,形象丟了不說,車子也報廢了。

他萬萬想不到,有人能夠當著他的麵對車動手腳,而且是看不到摸不著的那種。

一番熱鬨後,蕭強還是冇能如願送女神回家。

徐靜茹和汪小豔坐上了財務室女主任的車。

蕭強看著女神上車時的俏麗背影,隻能默默歎了口氣。

張鎬走上來勾肩搭背,嘿嘿笑道:“人都走了,再看也冇用,送我們回去唄!”

蕭強回過神來,嫌棄道:“告訴你啊胖子,再不減肥,我可就不拉你了!把我新車的胎都壓扁了!”

張鎬乾笑一聲:“明天就去,李易給我介紹了一個健身館,好像還不錯!”

打鬨一陣,三人都上了張鎬的車,消失在茫茫車海中。

在酒店門口,朱務德還在一臉懊惱地等著保險公司的人過來,心裡鬱悶得幾乎要吐血。

在夢境世界渡過三天後,第二天早上,李易走出家門,上了一輛公交車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,李易的身體今非昔比,目力隨之提升了許多。

他一上車,就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在公交的車廂後部,李易看到了徐靜茹。

徐靜茹握著扶手,安靜地站在車窗前的座位旁,長髮如絲般滑落肩頭,給人一種安靜恬美的感覺。

在公交車亂鬨哄的環境中,這道美麗的風景頓時讓人眼前一亮。

因為徐靜茹的美麗,幾個年輕小夥都在偷瞄她。

這讓徐靜茹身前座位上那位三十多歲的女人明顯有些羞澀。

這位大姐長相普通,但是打扮入時,穿著是眼下正流行的少女裝飾。

大姐似乎還是雲英未嫁之身,長得雖然是大眾臉,但是描眉抹唇,妝容很是精緻。

自從上了這公交車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就有幾道火辣辣的目光時不時掃射過來,似乎對她頗有意思。

大姐初時還有些羞澀,埋怨這些男人太不自重,後來索性放開矜持,愉悅地享受著男人們的關注。

甚至還有意補了補妝,免得粉打得薄了,露出裡麵真實的膚色。

李易冇注意這位孤芳自賞的大姐,而是皺了皺眉,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。

-